专家解读:建设雄安新区为何是千年大计、国家大事?

建设雄安新区为何是千年大计、国家大事?

——专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研究员张军扩

“推动雄安新区创新发展,既大有希望,又难度不小,需要在明确思路的基础上,不懈努力,久久为功。从大的思路来讲,要处理好四个方面的关系。”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王全宝

“通过近三年的实践看,非首都功能疏解工作实际进展比较快、效果也比较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张军扩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专访时如此评价。

专家解读:建设雄安新区为何是千年大计、国家大事?

《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明确需要疏解四类北京非首都功能。据北京市统计,对于其中第一类,2013以来北京累计退出高投入、高消耗、高污染、低水平、低效益的“三高两低”企业1341家,已经提前一年完成到2017年的疏解任务。第二类进展也比较快,3年来北京市累计调整疏解商品交易市场370家,涉及商户6.1万户,从业人员21.8万。第三类,学校医院等方面的疏解工作也在紧锣密鼓进行,主要措施包括,市属高校压缩招生规模,将在校生向市郊新校区疏解,各大医院也都加紧将其部分功能向北京市郊甚至河北转移。

在张军扩看来,第四项任务,即对部分行政性、事业性服务机构和企业总部等的疏解工作进展相对较慢一些,“主要是相关政策还需要进一步明确”。

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不仅是解决北京大城市病和促进京津冀区域协同发展的共同需要,亦是个“先手棋”,而设立雄安新区就是在这一背景下展开的。

如何理解设立雄安新区的战略思路及其意义?为此京津冀协同发展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张军扩作了全面解读。

两种功能的有机结合

中国新闻周刊:4月初,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通知,决定设立雄安新区。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大背景下,这一决策的意义是什么?

张军扩:我认为,中央提出京津冀协同发展,主要有四个原因:

首先,是出于解决北京大城市病的考虑,是解决北京大城市病的需要;二是解决区域性生态环境问题的需要;三是促进河北发展、缩小区域差距的需要;四是新形势下打造新的增长极的需要。

不难看出,这四个问题不仅都十分重大,而且都是需要迫切解决的问题,哪个问题解决不好,或解决慢了,都会对全局发展产生不利影响。、

但问题是,如何才能比较有效地推动这几个问题的解决呢?仔细分析不难发现,这几个问题看起来属于不同层面、或不同领域的问题,实际上却是相互联系,相互掣肘,甚至相互矛盾的,单项突进很难取得好的效果,只有把它们放在一个战略框架下进行考虑,进行谋划,进行推进,努力使其相辅相成,相互促进,形成合力,才能取得1+1大于2的效果。

因此,中央提出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而不是简单提解决北京大城市病,或简单提促进河北发展,其道理就在于此,就是要把这几个问题放在“京津冀协同发展”这样一个统一的战略和政策框架下统筹解决,以求取得相辅相成、相互促进的整体效果。

从京津冀协同发展或打造世界级城市群的角度看,城市副中心和雄安新区都是北京这一核的组成部分,或者说,是北京都市圈的组成部分。过去北京的建设在空间上采取摊大饼的平面扩展模式,今后要改变思路,要严格控制主城区规模扩张,逐步形成主城区与卫星城的都市圈的城市空间结构。而在卫星城方面,北京城市副中心和雄安新区是最重要的两个。

北京市与津冀两省市协同办共同研究制定了《关于加强京津冀产业转移承接重点平台建设意见》,其中明确了雄安新区的承接方向为中央在京部分行政事业单位、总部企业、金融机构、高等院校、科研院所。

所以说,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不仅要解决京津冀面临的突出问题,也是新时期打造国家经济新增长极的需要。

中国新闻周刊:雄安新区要打造北京非首都功能集中承载地,打造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创新发展示范区,这两种功能之间是什么关系?

张军扩:按照《规划纲要》,疏解的原则中有一条,就是要集中疏解与分散疏解相结合。之所以需要集中疏解,是因为有些非首都功能可能需要相对集中一些,更有利于其发挥功能,也有利于相关服务设施的建设。

我个人理解,提出打造集中承载地,还有两个考虑:一是与北京城市副中心的建设相呼应,二是通过疏解支持河北的发展。但单纯建设集中承载地的想法会面临几个问题。一是如果只是建设集中承载地,都是一些非首都功能,没有相应的有竞争力的产业,那么这个城市如何运作,既无吸引力,也很难持续;二是如果只是集中承载地,没有经济功能,那么对河北省的发展就很难发挥足够的辐射和带动作用;三是城市按照什么理念建设问题,如果土地模式、房地产开发模式不改革,产业档次和城市建设标准不高, 那么建设起来的集中承载地,将不仅不符合新发展理念要求,还会造成新的经济、社会和生态问题。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